争取医师纳入《劳基法》保障,其实是一场攸关全民健康的劳资战争

leixue X绿生活 2020-06-16 阅读(447) 评论(22)

医师的英雄内战?其实是劳资战争

医师的工时问题争议已久,在这次受雇医师纳《劳基法》的争议中还出现疑似「医界的内战」,新闻版面上突然出现许多 「医师」,甚至有 「龙头老大」,出面说现阶段医师不宜纳入《劳基法》,也有人主张「另外修医疗法」来规範工时,乍看之下是 「医师内战」 ,其实这种操作,就是檯面下医疗财团的超级奥步。

利益之所在 立场之所在

你知道为何有些老医师说自己连续工作18小时以上都没有问题吗?想像一下,只要有下面的人帮他挡掉第一线,如果第一线的人任劳任怨,挡掉工作强度,负担被稀释之后,想当然尔是连续做72小时都没有问题,他还可以偷到不少闲可以泡茶睡觉「甘之如饴」。你要这些老医师改变他的言论其实很简单,就是叫他下来值第一线班,他立场就变成医师要纳入《劳基法》了。

在医院这个职场里面,医师有阶级之分,住院医师经过规定的训练工时而成熟后成为主治医师,主治医师可能会升等成为该科的主任,甚至资历久了成为像是院长的 「 管理人 」,如果进入管理阶层,那立场越是接近资方,也就是医疗财团。当现在医疗财团不断地扩增,在财团医疗体系内为了能够晋升自己的阶级,财团的意见他当然要附和,因此不会替下面的人着想,自己同侪间削价竞争也在所不惜。

有些医师认为健保本身应补偿医师的损失,而非使用《劳基法》做筹码,他们可能无法理解的是:

1. 真正的损失,是来自医院雇主有默契地转嫁成本及风险给医师。

2. 竞争思维恶化了医师的劳动条件并扭曲专业训练内容。

为何医师会接受竞争思维,除了保守的教育背景,正因为普遍的商业竞争之机制设计,是用「竞争胜出者=菁英身分」的糖衣毒药操纵个人让团结被各个击破,事实上这种菁英身分还是ㄧ个错误的期望值,拿来争取合理的对待一点用处都没有,贪图眼前那一点薪水,自己都快做不来,风险自己担,长远来看比杀头生意还不如。

《劳基法》是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筹码,医师一纳《劳基法》自然会引爆趋势,医师会跟着其他职业族群争取相同议题的权益,这样的竞争思维自然渐进崩盘,雇主转嫁成本及风险给员工的门槛被提升,整体经营压力才会反馈健保官僚制度,才会打破健保缺陷与医院雇主合力剥削医师的不当机制。

医师纳《劳基法》与医疗分级

有人说医师纳《劳基法》需要配套,不然缺工会让医疗崩溃,事实上,医师纳《劳基法》才是解决医疗逐渐走向崩溃的作法。

如今健保体系负担之重,以及法规的漏洞助长许多医疗财团扩张病床及版图,因而破坏了分级医疗与转诊制度,消灭了社区医院的分流功能,垄断病人流量。在英国相对完善的分级医疗就已经面临重大负担急须改革,那台湾居然奇蹟般撑得下去,可以想像那是多少血汗的第一线所换来的。

现在在医学中心内因为垄断病人流量而运作量规模之大,让医护人员荷重相当大,而功能被侵蚀的中小医院,也因为经营成本不堪负荷、人手不足,导致剩下在冈位上的医护人员也同样过劳。在这个过程,病人只会得到更差的医疗品质,输家尽是服务制度下的原本互相依存的使用者与提供者,而胜利者永远都是上层阶级的资方。

医师除了有自己的工作量,同时本身也是国家一个单位的医疗支出,如果《劳基法》规範住医师的工时,配合让资方无法躲避劳检,那大型医院的经营成本会更上升,导致不再能任意扩张版图增加病床,这才是医疗正常化的第一步。这样才能渐进帮助资源重分配给地方医院使其拥有照护重症功能,而不是资源不足每次都只得转诊给医学中心,这种有能力互相抗衡的分级医疗才是真正的医疗公共化,乃全民健康人权之福。

争取医师纳入《劳基法》保障,其实是一场攸关全民健康的劳资战争Photo Credit:Yuanjui@Wikipedia CC BY SA 4.0用医疗法规範医师工时是资方的「高招」

所谓的高招都是 「让你三步,断你后路」。取代《劳基法》,用医疗法修法等于是叫资方监督劳权,没有劳检介入,医师劳动权意识就如过去封闭系统仍然不会在这情况下觉醒。 不适用《劳基法》,无法有坚实的法律依据去主张雇主违反哪一个劳动法,直接要求雇主来协商或抗争,谁会理会呢?甚至训练工时的制定若被资方渗透的学会规定死了,医师根本毫无再谈判的能力。

再来,卫福部政策倾向会附带第58条医师助理合法化,挟带「密医条款」偷渡成功,医师助理即为拥有两年学位资格即可成为可执行医师业务的助理,是为财团医院更引进更廉价人力,不只压低基层住院医师薪资行情,连专科护理师都将被淘汰。过去年轻人还能「用脚投票」维持自己行情,未来廉价时代被开启,资方就不会再有被用脚投票的威胁,它们更能垄断控制医疗劳动行情 。

有人认为医疗法罚则勒令停业优于《劳基法》,我认为是个错误的想法,今天医疗劳动的主要敌人,其实正是不断集中病人消费的大财团医疗,旗下林立的医学中心吃掉中小医院破坏分级医疗,造成健保资源被垄断耗用。这种引爆已久,甚至被说「依赖」也不为过的趋势,哪个公权力真的敢背负政治责任去勒令停业这些财团医疗?被垄断的病人就是财团的筹码啊!表面上用医疗法规範工时,事实上还包藏不少祸心,这是标準的 「让你三步,断你后路」。

医师纳《劳基法》的目前共识

医师由于工时难以规範,只得如同保全与空服员等行业规範,将以84-1纳入《劳基法》,这本身也是一种提醒。劳资双方的谈判会真正决定契约的内容,谈判要靠自己。

我们一直以为,让菁英在前线进行法令改革,就可以保护我们,但是事实不然,法令只是保障我们最低底线的待遇,如果人民不懂得组织团结,对职场的民主没有想像,不懂得组工会实践劳动三权:团结、协商、抗争,那幺在即使劳动法令改革依然无法保护任何人,那这个社会「生活高喊民主,工作却不民主」的怪现象就继续横行。

《劳基法》、工会都要有,法令有了,接下来就是自己要争气,不要什幺都等别人帮忙争取,坐享现成的果实,我们要开始鼓吹基层的人员为自己的权益动起来。

医师纳入《劳基法》并不只是单纯医师的劳动问题,它是是促进分级医疗,健保补破网的要素,并且防範资方变相修医疗法偷渡廉价人力,这是非常明显的劳资战争,当过劳的医师只会带给病人更多伤害,医师纳入《劳基法》是促进病人安全和永续医疗品质绝对的关键,为维护台湾医疗正义与你的健康,请支持受雇医师纳入《劳基法》!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pj71888.com/info_259918.html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